張家港在線
在張家港,他要做一場國際性的美術展
來源:今日張家港  發布時間:2019-08-09 14:59:29
特别提示:在港城,開拓水墨的國際化視野

朱其在市美術館。

8月的港城,驕陽似火。

市美術館迎來了一位闊别兩年的老朋友——朱其。這一次來,他來得匆忙,是為3個多月後的一場展覽做前期準備。

這場展覽将在今年的長江文化藝術節期間與港城的藝術愛好者見面。可以預想,它将是紛繁多姿、意義非凡、盛況空前的。因為這将是港城首次迎來一場國際性的水墨藝術雙年展。

2年後,朱其又來了

朱其何許人也?

他是文化部國家畫院理論部研究員,也是獨立策展人、著名批評家,藝術履曆豐厚,策展經驗豐富。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,他像一根串聯起藝術家和藝術愛好者的絲線,策劃了一系列重要的前衛藝術展。

2017年,朱其将目光投向了長江之濱的張家港。當年10月,由他策劃的2017中國(張家港)當代水墨藝術特展在港城激起強烈反響。10位當代水墨藝術領域不同背景的藝術家,通過近百件作品來呈現和探索水墨自身語言的可能性——像這樣的一場展覽,即便是放在一線城市,它涵蓋的内容和理念也都是非常前沿的。

這場特展以張家港為中心點,通過網絡等媒介平台向外輻射,吸引了各地藝術愛好者的關注。“是一次成功的‘試水’。”朱其說。

因此,2年後的夏天,他又來了。這一次,他的“動作”更大,“野心”也更大。“我們計劃在今年的長江文化藝術節期間,做一場國際性的美術展覽。”朱其向記者透露,雖然距離長江文化藝術節開幕還有一段時間,但這場美術展的許多前期準備工作,已經提上了議程。這一次他專程來張家港,為的就是和市美術館名譽館長徐華翔、館長陳三石等人,商議展覽的各項細節。

“總的方向沒變,仍然延續2017年的思路,探讨當代水墨藝術的變革。”朱其說,但比起2017年的“試水”,今年的展覽更具國際視野,攜作品參展的藝術家不僅局限于國内,還有日韓甚至歐美的行業先鋒,“參展的藝術家人數也比2年前更多,在15個左右。”

讓水墨跨越自身的邊界

經過一番商議,這個即将在今年長江文化藝術節期間揭開神秘面紗的展覽被定名為“間性”——2019張家港國際水墨雙年展。

所謂“間性”,意即各個領域的“交叉地帶”。在朱其看來,當代水墨藝術一直處在不斷的變革之中,如今已經表現出跨文化和跨媒介的雙重特性。也就是說,“水墨”不再僅僅是中國畫的一種表現形式,而擁有了更為廣泛的含義——成為了一種美學和文化。

當代水墨藝術,既可以是東西方藝術的兼收并蓄,又可以脫離筆墨紙硯,通過其他軟性材料甚至影像得到呈現。因此,透過“間性”這一主題,朱其希望讓水墨跨越自身邊界,展現更多的可能性。

在這樣的背景之下,“水墨的國際化”成為了一種必然趨勢。朱其告訴記者,“間性”——2019張家港國際水墨雙年展正是遵循了這一趨勢,“參展藝術家的結構将是國際化的,研讨會的陣容也将是國際化的,陣容基本上已經确定下來了。”

至于“雙年展”的形式,朱其坦言這是一次大膽的“逆勢而上”。1992年“廣州90年代首屆藝術雙年展(油畫)”首次提出了雙年展的概念,揭開了中國舉辦雙年展的序幕。之後,全國各地都追逐這股風潮,舉辦起形形色色的雙年展。“過去的20年裡,雙年展多如牛毛,質量難免參差不齊,但我們覺得還是應當把展覽的品質放在首位。”朱其希望能夠回歸“雙年展”這一形式的初心,把最具有探索性的、有學術水準的人以這樣的形式聚集到一起。

在新興城市挖掘藝術能量

與2017年相比,這一次,朱其與張家港這座新興城市有了更為深入的“碰撞”。

在與徐華翔、陳三石等港城本土藝術家的交流過程中,他甚至畫出了未來的藍圖,“我們希望能将這個雙年展固定下來,打造一個持久性的藝術品牌。”

為什麼是張家港呢?在衆多藝術土壤肥沃的城市之中,朱其為什麼選擇了張家港呢?

這當然與徐華翔等人的推動有關。将這樣一個大型的美術展引入一座三線城市的美術館,無疑需要巨大的魄力。“我知道一個最樸素的概念就是‘不想當将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’,因此我摒棄了‘張家港隻是一個縣級市,不能辦國際展覽’這樣的概念。我們完全可以有好的、大的情懷,去辦起一場大型的展覽,而這種情懷,是沒有層級之分的。”徐華翔如是說。

除此之外,朱其選擇張家港的另一個原因是,在今天這個互聯網科技高度發達的自媒體時代,當代藝術正努力消除地理上的限制。中國的城市化進程在加快,網絡彌補了一線城市與三四線城市在文化傳播上的差距。

近幾年,朱其一次次地将目光看向新興城市,而這一次,他希望張家港能作為一個起點,一次發端。他期待着,能在這裡挖掘到更多的藝術能量。

(融媒記者:王敏悅)

張家港新聞 更多>>

第一視線 更多>>